主页 > 现代头脑 >瞧,寂寞正在招手呢。 >

瞧,寂寞正在招手呢。

2020-07-27

我的一对好友,做了催眠的心灵治疗,过程中听说两人都哭得厉害,当天晚上,大家迫不急待的逼问他俩到底发生了什幺事。

「催眠师说,原来我和他前两世就在一起了,而且每一世的告别,我们都约定好来生一定要再相见。」他说。然后,原本不信催眠的他的他,就大哭了。

「X,真的假的?」一个朋友大吼。「连我都想哭了现在。」另个朋友说。「我已经哭了…」再个朋友也说。而我,则是全身鸡皮疙瘩,感动到只能不断重複说着:「天哪,也太感人了吧?」。

其中一个一直处于找不到男友状态的女生,问了个问题,让大家陷入了长长的讨论:「是不是每一个人,都可以遇见上辈子约好要再见的那个人啊?」。

关于类似前世今生的超神秘学的说法,以前的我听到时,是只会从鼻孔发出笑声的那种等级,但前阵子,从收容所领来一只成猫,由于好几个动物医生对牠的年纪都估算的不一样,加上牠的个性很古怪,我不得不找了宠物沟通师与牠做沟通。

「宠物沟通师?」我的朋友听说我竟然会走到灵界这一步,都很不敢置信。

但不骗你,沟通的当下,真的觉得很神,但又难以言喻,是那种「只有自己知道神在哪」的那种神。我相信这次的催眠,对我的那对好朋友来说,就是这种感觉。而我也相信,这种感觉,就是当你真的遇见上辈子约好要再相见的那个人的时候的感觉。

那到底是不是每一个人,都可以遇见曾经约好要再见的那个人呢?

据说,答案是不一定。不一定会遇见、遇见了也不一定会是另外一半,就算是另一半,也不一定会一直在一起。

最近好爱的一部电影叫做《寂寞公路》(The End of the Tour),是改编自记者大卫利普斯基(David Lipsky)的一段採访记录,他在1996年的时候,贴身採访了当时文坛爆红新星大卫福斯特华勒斯(David Foster Wallace),被视为难搞作家的大卫,遇见了自命不凡的记者大卫,没想到却成为彼此心灵上,唯一最相通的伴侣。

本片与同性爱情无关,讲得是两个被困在寂寞星球的家伙,在五天採访的过程里,各自阐述了对生命、对爱情、对友情、对事业的感受和想法,也从彼此的谈话和相处中,终于明白了自己到底是什幺样的人。

而他俩,有那幺一剎那,就真的几乎要开口请对方留在自己的生命中,继续当个知心好友了,只是谁也没有说出口。

到底是什幺原因,让他们把都到了嘴边的话,又吞了回去?或许是他们都同时看见了寂寞在向他们招手吧,我想。

记者大卫是个总在追求自己内心成功标準的积极份子,他写书、参加派对、进入大公司工作,而作家大卫则躲进了偏僻山林里隐居,同伴只有两只狗。他俩的生命里,除了自已之外,总觉得很难容纳别的人。

作家大卫说,他当然是寂寞的,也觉得孤独,但只要想到当他开始写作时,就必须真的是「一个人」,他就没办法跟另外的谁共同生活,「我不想让她觉得被利用。」,这样的说法,直击记者大卫的心,他的人生里,就刚好处于同样的状态,感情世界複杂,对谁都放电,却对谁都不想给承诺,他是不是就正在利用着谁呢?

他们都是本质上非常寂寞的人,即便在这五天里,发现对方真的和自己很合拍,也都知道再不抓住这样的关係,应该就会寂寞一辈子了,但他们最后还是做了对自己来说,那所谓最好的选择。

好奇是不是每个人都会遇见前世约定好要再相见的人的那个女生,喜欢独立音乐、爱自己旅行、只看艺术电影、生活过得逍遥自在。像我们这样的人,就算遇见了前辈子约定好要再见的那个人,是否就真的能不顾一切的选择在这辈子与对方相认呢?我其实并不确定。

当寂寞向电影里那两个大卫招手的时候,他们似乎都觉得那比眼前的这个人还要更有吸引力,或许我们总是在众多选项后,选择了自己,而这种事情也是「当遇见的时候就是会知道」的吧。

你正看着寂寞向你招手吗?

催眠,不怪力乱神的说法,催眠师朋友说,其实就是心理治疗。催眠时看见的那些事情,不见得是真的来自前世,但绝对是来自潜意识。

「至少,他是真的很在乎你。」。

这样就很够了啊,不管是在前世,还是在潜意识。

瞧,寂寞正在招手呢。

图说:有音乐、捷运、好走的鞋、遮黑眼圈的眼镜和遮乱髮的帽,就可以好自在很快乐!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来源:延安日记1944年4月22日中共领导对于联盟所承担的义务是否忠诚还有待证明。因此,以一名中共代

来源:延安日记1944年6月14日盟国成功地扩大着在法国的滩头阵地。盟军由艾森豪威尔将军统率。日军几

来源:延安日记1944年7月7日今天是中国抗日战争七周年纪今日。实际上,从满洲沦陷算起,战争开始的时

来源:延安日记1944年7月20日同盟社报导,东条内阁已辞职。塔斯社记者普罗先科现在延安,他是随同其